第41章 事情的真相

我眼眶有点湿润,听见她幽幽的重复,“是啊,你很累了……就是我让你这么累,对吗?”

我知道他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种事情,已经把“我”和“他”的关系,逼到了某个临界点。

【师兄,怎么样?最近心情有没有好一点?要不要出来喝一杯?】

只是恼,他最后凭借自个的身高优势,像拎小鸡一样的把我拎了起来。

看着那个失魂落魄的“我”,心情难免有些沉重,但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……我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一点讨人喜欢的地方,没有自,没有笑容,没有表情,完完全全一个自怜自艾的可怜蛋。

【有没有吃饭?】

她又道,“所以……是连话都不想跟我说了吗?”

我和老公都没有吃。

“天知道……”

这个时间,超越老公和我变小,我们穿越的任何一个时间点……

唉,何止是落寞?那悲剧的模样,我都不忍心看她了,惨不忍睹,不堪入目啊。我有些心虚的拉扯了下老公的衣服,问,“那我们呢?”

“其实……与其说是将来发生的事,”老公又说,“你不觉得更像之前发生的事么?”

拼命的摇头,我问他,“我们现在可以做些什么?”

“我们会离婚么?”

她轻轻笑了笑,带着几分自嘲,“你会关心吗?”

【师兄,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,我请你喝酒!一醉解千愁!】

她也说:我希望他我。

她突然竭斯底里的笑起来,然后……两个人之间是彻底的沉默,那沉默延续了许久……之后,她轻轻的开口。

可惜我半句都没听懂。

“不会。”

背影看起来,有些落寞。

我表示无异议。找就找吧。

“……”他沉默。

这个习惯看来一直被延续了……刚一到时间,那个“我”就神情木然地站了起来,收拾东西,接着麻木地出了咖啡店,全然不顾约翰在身后的叫唤,始终一个人,面无表情的重复着行走的动作。

只是,生意非常不好,有缘人太过少,还得小心城管随时跑。

男的说:我希望,她可以更理解我,知道我并不是那么无坚不摧。

“嗯。”他点了点头,“……你呢。”

那个号码,我绝对是滚瓜烂熟的……因为那是我自己的手机号码。

我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盯着他看,真怀念这个形态的他啊,真是浑身散发着成熟的魅啊,即便是那一些些小忧伤,也真让人着迷不已啊……

老公也发现了这一点,默默的握着我的手,陪着我走着,跟在那个“我”的身后……

不是这样的……

他轻哼了一声,“蓓蓓什么的,最讨厌了。”

我百无聊赖的站在路边,卖蛋糕。这其实是个宝贝,可以让人心想事成。

他叫什么来着?汤姆?还是杰克什么的……

气氛就这么僵持了好一阵。

“楚亦然什么的……”我卡了卡,好像不至于讨厌,我啧了一声,“那约翰呢?”

我长长叹了口气,以前我怎么就没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幸福呢?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这些声响,竟完全未引起电脑前“老公”的注意,真是走神走得厉害……

“唔,茉莉,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?”

老公摸了摸我,似乎沉思了一下,“有,你去把‘你’的手机拿来。”

老公看看她,此景此情,似曾相识啊……但大妈的模样,却和刚刚见的,有些不一样。

然后是再之前的……

……

“我比较关心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有所突破。”

其实选在六点关,是因为老公五点半下班,用半个小时到咖啡店的门口,一般刚刚好。

老公突然不说话了,他自个走到办公桌旁,拿起资料,迅速的翻看着。

然后又坐了一会,我从位置上站起来,看着老公说,“我要去洗手间,你来么?”

然而不知前因后果,我不敢妄加判断。

我看到他微微摸了摸胃部,大概还没吃饭,蓦地又有些心疼。咳……这种感觉很复杂,很难解释。

“哪怕我一时冲动说要离婚?”

“嗯?”

于是我看到坐在我们对面的大妈大叔脸上一片愕然。

一般写字楼这个时候,都陆续走人了,但老公办公室的楼层还亮着灯。

“你就是这个意思!”

“对,今天天气很好,水也很好喝。”他又道,“那楚亦然呢?”

伤心绝的样子。

约翰很是着急,满脸担忧,动作迅速的关门。

他吸了口气,“我没这个意思。”

“你会说随便我么?”

“那你去拿‘你’的!”我抹了把眼泪,我要在“我”的手机上,写一万句“我爱你!”

“所以,你应该说些什么。”

咳……我干笑,看他和看你不是一样么!

她倏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“也许你根本就是只想找一个老婆!”

他愣了愣,没有答话,而是默默转身欲回卧室。

他最后说:我希望她爱我。

“那就像是之前的我和你,什么都憋在心里,以为了解对方,却一直活在猜测里……”他轻轻抚摸我,“以后不会了。任何事,都说出来吧。”

我听见她的声音益发冷漠,“严蓓蓓就不会,对吧。”

【我可不可以上去找你?】

我感觉记忆有一瞬错乱。

小孩白白净净的,很是乖巧的样子,却不是简皓那张脸。

“吃饭了吗?”她神情木然的看着电视,突然道。

我不敢把她此刻的想法告诉老公,可敏锐如他,多少也感受到了这份消极,他始终看着我,告诉我他的坚定。

事实上,在韩亮他给我妈写了那样一封信之后,我就全然信任他了,同时也坚定的相信着,我们就是天生一对。

“怎么办?”

“我不想跟你吵……”

我听见老公竟是轻轻的对我说,“对不起。”

我觉得莫名的心酸……

但再凑近看了看,这个“韩亮”,其实在发呆……

“茉莉!”我猛地抬头,长长呼出一口气,是老公……然后我看到他的神情,显然也没从震惊中回神。

突然想起她在约翰怀里的时候,说的那句话——

【刮风了,加件衣服】

“譬如‘我爱你’。”

接着,一起下楼,还上了他的车。

我愣了愣,老公也怔了怔,有些僵硬的点头。

我也觉得……配不上他。

“你说什么!?”他完全被抢白,“对啊,如果你早点认清我,就根本不会娶我!”她很快的泪流满面,“也不用沦落到现在被你嫌弃!怎么,看清楚了么?还是有了对比?我莫丽华没学历没相貌没能力!”

我看到他眼里密密的布满了一些我看不懂的疲惫和伤神,这种完全成熟体时在他,在我眼中,从来就是顶天立地,为我遮风挡雨,无所不能的。

眼眶有点湿润。老公又夺过去,搁在桌子上,接着捧着我的脸,不失时机的道,“以后我还会加发,‘想你了’,还有……‘我爱你’。”

蓦地又听见老公的声音,“你只要看我就够了。”

卧槽,怎么回事?我越看越迷糊,这个是严蓓蓓吧,然后翻看了“已发送短信”一栏,突然松了口气,“老公”不愧是我莫丽华看中的人啊!除了第一条回复了一条【你是?】,接着所有的短信,一条都没回复。

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“他”一直坐到很晚,就那么怔怔的坐着。直到保安都上来叫人了,他才甩了甩头,强打起精神,从位置上起身。

为什么不挽留?我倒抽一口气,眼泪簌簌的掉下来。老公突然摸上我后颈,将我压在他肩窝处,不让我去看这些场景。

“也许会,也许不会,只是,我唯一可以确定的,就是无论是什么事,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。”

不晓得为何,我心扑通扑通的跳得厉害,看着这个充满了成熟魅力的他,想想刚才那个自己,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来看,确实……

那一整天,只有两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,他们看起来都非常的伤心。

而我们走上去的时候,那个“韩亮”果然在忙。

那天的太阳非常非常猛……

我僵硬得无法言语,有一刻想冲上前去看看她脑子里究竟装了什么,为何会沦落到在言语上互相伤害的地步。

接着我发现……十几年如一日,日日接送我的老公,这一天,并没有出现门口。

她坐在沙发上没有回身,可我看得清楚,在他的波澜不兴之下,神情里满是无可奈何的悲伤。

她是动摇了,想放手了,不要这段婚姻了……

我们跟在他后面进屋。

不过说实在的,面对这样的自己,我居然一点也不怪罪“他”……

“……”我感觉一向意气风发的“老公”,面色也有些苍白,明明看起来,他一字一字都那么艰难,可听起来,却依旧平淡无澜,“嗯……离吧。”

“韩亮”手提公事包,换好鞋,轻轻的喊了一句,“我回来了。”

接着那个“我”呆呆愣愣的,目光散涣的,在老公通常停车的地方站了一会,然后像是强忍着眼泪,木木然继续前进。

“……茉莉,”他终于忍不住了,回过身来,同样面无表情的道,“我很累了。”

老公点了点头,也站了起来。

【你要相信,你比他优秀,虽然初恋比较难忘,但你是他老公啊!】

咖啡店内悬放着一部小电视机,娱乐新闻上显示的时间,居然是2011年6月3号。

……

我不是不感动的,先前给约翰预支的旅游费用,倒也花得值了。这个外国小子,平日里虽然老和我作对,但关键时候,还是挺靠谱的说。

一走到车厢与车厢之间的空处,我就迫不及待的问他,“我们刚刚发生的事,是幻觉么?”

约翰在旁边急起来,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,可“我”依旧不搭理,他叹息,也不生气,愣头愣脑的没脾气继续劝说着。

“小伙子,能帮个忙不?”

【事情的真相

我给了他们一人一个愿望。

我蓦地觉得可怕,我居然能理解那个“我”此刻的心情,哪怕再如何不舍,此刻的她都不会去做出任何挽留的事……

更多的是发给同一个号码——

我笑了笑,准备再去会会那个小子。

老公轻轻地抚摸着我,用那般的坚定,“我不会让这发生的。”

我轻轻的笑了笑,“那以后,我们还会发生什么事么?”

“这一辈子,我都不会让你说出这句话的。”他一把搂我入怀,“绝对不。”

我以前来过这里,但每次我上来,他都不是工作状态,基本都会抽出时间来陪我。

“或许,你本来就只是凑合着嫁给我。”

“你就是在跟我吵!”她狠狠的抹了把眼泪,“你连……”她狠狠抽泣,“连跟我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了,不是么?”

要不要跟上去?

我以前每天都准时在6点钟关门。

“要不要……我陪你上去?”约翰的普通话确实说得不怎样,但发音还算清晰,只见那个“我”摇了摇头,强挤出个笑容,说了声谢谢,转身上楼。

途中“他”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好几次,可“他”仅冷冷的瞄了瞄,就完全无动于衷,甚至把转移背过去,看着办公室窗外的灯红酒绿。机不可失,我赶紧凑了过去看了看,居然都是同一个陌生号码,接着那个号码发来短信,一条,两条,还有很多未看短信……

从咖啡店到我原本的,车程需要半个小时,而走路大概要一个多小时。约翰终于追了上来,可说什么那个“我”都不听,不搭话,也不肯打车。

唉……关于爱不爱这码事,我也做不了主,倒是他们身旁那个傻小子,去年在火车站遇到他的时候,他用芬兰语叽里咕噜的跟我聊了老半天,还用蹩脚的国语跟我搭讪……

“喂!小伙子!”一个声音突然拉扯回我的注意力……

“我们离婚吧。”

“去找他。”老公看起来有些生气的样子。

约翰就在身边陪着她,而我和老公跟在后头,一直走到我们家楼下。

“不会。”

我轻笑出声,说,“你爱我。”

但他们其实都非常贪心。

既然连过去都可以改变,未来也没有什么不可能改变的,我发誓我决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大妈一脸开心的道谢,突然传来一声呼唤,回头一看,一个大叔,抱着个小孩急急的赶来。

蓓蓓说得对,我完全都不懂他的工作状态,帮不了他,甚至连他回家了,也是他给我做饭,我大概是恶劣到某种人神共愤的状态了。

我哭得稀里哗啦的,这种场面,光是想象,就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。

他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……

那个“我”呆呆的坐在沙发上,电视声音开得很大,可她根本就是目光呆滞。即便听到门响,她也没丝毫动静。

“如果你一定要把事情拉扯上她……”他声音依旧是平淡无波的,但我看到他的双手,握拳已握到发白,“随便你吧……”

这种感觉非常的茫然。只是老公这次比我镇定许多,居然没太多的表情贡献,我猜他是因为习惯了==

“唔,”我抱着他,轻轻地问,“譬如?”

大概是从过去带过来的东西,同样不会引人注意,老公把背包就放在楼下,然后就带着我出发……脚有点酸了,还好下午休息了很长时间。

【不要偷喝太多咖啡】

他深吸一口气,神色终于多了几分被曲解的恼怒,“如果我只是要找老婆,根本就不会选上你。”但话一出口,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说错话,“我不是这个意……”

“不要……”我喃喃开口,想起过往我们的那些恩爱,我觉得难以接受,蓦地往老公肩上一枕,眼眶愈发湿润。

我一掌拍向他,窝进他怀中,坏人,都什么时候了,居然趁机调情……

“以后蓓蓓还缠着你怎么办?”

我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熟悉的火车站,一个大妈大包小包的拎着无数行李。

可我去拿手机的时候,脚步突然被什么磕绊到,整个人往地上一栽,老公反应迅速的拉扯住我,却因为我栽得太急,也被我拽得往旁边一扑……

“关约翰什么事?”

女的说:我希望,一切可以重来,我变得更厉害更坚强一点,至少,可以理直气壮的,站在他身旁。

老公似乎有些不解这个时候的“他”,毕竟他不是这么没交代的人,我们毫无困难的上了公车,来到了办公楼前面。

我恍悟,他们就是缺少沟通!

当时我怎么就没想到给他一个蛋糕呢?

也就是……我们的将来。

我不敢想,如果那时候,我们没有吃那块蛋糕,是不是在一年之后,就因为这样那样的误会,走到这一步?

……

和老公在咖啡店坐了一整天,“我”的电话响到没响一下,显然“他”没有打电话来解释缘由。

可我们还是上了火车,大妈同样的掏出了两块蛋糕,却是那种没有包装的,简易的普通的。

我也点了点头,“我感觉,有人挽救了我们,我突然不那么讨厌老天爷了。”

我立马就听出来,老公是说,去找这个时间点的“韩亮”。大概是恼怒在这个时候,那个“他”居然没有陪在“我”身边吧。

我感觉他抚摸了下自己的胃部,眉宇间尽是疲惫,“我没有……”

“随便我么,”她坐在沙发上笑中带着颤抖,“韩亮,不要让我后悔嫁给你……”

现在的我,竟然完全可以体会到那个“我”的心情。

我心痒难耐,把手机拿去来查看短信内容,老公居然也不表示反对,凑过来一探究竟。

老公的办公桌上,一直有三台电脑,其中有一台笔记本。

我和老公在咖啡店一角坐了下来,倒也不觉得饿。

……

……

简单的一句,我又莫名的心酸。

我望了望天……唔,去年夏天,好像并没有怎么热……

加载中…